1

    1 (第1/3页)

    我婆婆要结婚了,我老公心情很不好,因为婆婆找的男人比他还小两岁,我心情更不好,因为我婆婆的小男朋友是我的前男友。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事……”曲文重重一拳砸在喇叭上,刺耳的声音震得人耳膜疼。

    我白了眼曲文,迅速整理好衣服打开包包拿出镜子补妆,刚才这货疯了似的将车开上盘山道,冲到山顶上便压着我乱来,如今衣服还没穿好就闹出这么大动静,简直混蛋。

    曲文两眼发直,盯着前方虚无的天空发了许久的呆,转头见我还在补妆,夺过我手里的镜子丢到后座。

    “你去和妈说,这婚事我不同意。”

    我的唇膏只涂了一半,上唇紫红下唇微肿,闻言不耐烦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妈又不是我妈,凭什么我去说,你自己说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不去?”曲文瞪眼。

    “不去!”我像只无法驯服的烈马,总是能轻易引起曲文的征服欲。

    看到他眸子里跳跃的火光我怂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但是得给钱,不给钱不去。”

    曲文嗤笑,“我就喜欢你认钱,行,你要多少。”

    我报了个数,曲文当即拿手机给我转账。

    确认款项入账,我道,“明年的生活费结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和曲文结婚时有约定,无论我收入多少他每年都得单给我一笔生活费,完全由我个人支配不算做家用,因为数额比较多,所以我觉得有必要提前收取。

    曲文拉长了音说了声好,满不在乎地手指微动。

    叮咚,入账通知让我两眼放亮。

    “好了吧?”曲文痞气十足的问。

    我欢欢喜喜地用抹了半片唇膏的唇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吻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你这样,爽快。”

    俩个人各取所需,合作愉快,曲文驱车下山,直接将车开回了他妈妈家。

    我和曲文单独生活,只有逢年过节才会来他妈妈家,如今不年不节突然登门造访,他妈妈不用问都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。

    “婆婆,我有事要跟您说……”

    我进门就拽着婆婆的手直奔楼上书房,谁知恰好遇到下楼的高问川。

    我一见前男友高问川,觉得这事也没必要关上门说了,转头问我婆婆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他是谁?”

    婆婆五十多岁的人了保养得当,看起来比我大不了几岁的样子,说起话来嗲嗲的。

    “知道,你前男友。”

    我凑!我都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您都知道?”

    婆婆点点头,“知道,问川都告诉我了,还跟我说过你们分手的原因,以你的身份配不上问川,所以你们分了。”

    高问川闻言有些尴尬,我则一脸坦然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知道我也省得解释了,妈,你觉得以这样复杂的关系,你和他还合适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”婆婆挽起高问川的手道,“你们那都是过去式了,我们是现在进行时,合不合适我们说了算,再说,如果真的不合适也轮不到你们小辈指手画脚,我们作长辈的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曲文站在楼下听到,突然一声大吼,“程七兮,下来!”

    我应声跑下了楼。

    曲文恶狠狠瞪了眼高问川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我小跑着跟在曲文身后,出了门坐进副驾驶室。

    “你慢点开!”兰博基尼在我的惊呼声中咆哮着冲出大门。

    其实曲文是个很开明的人……

    曲文四岁时父亲去世,婆婆守着丈夫留下的产业守着曲文再未改嫁,所以曲文常说,如果婆婆能遇到对她好的人,他不介意婆婆再找。

    可是今时今日的情况是谁也没有料到的,如果换成我是曲文,估计我也得疯。

    半路上婆婆打来一通电话,我开了免提,让婆婆听听兰博基尼引擎悦耳的轰鸣声。

    婆婆没说话直接挂断了电话,很快我们被高速公路上冒出来的交警给拦住了,因为超速,曲文被吊销了驾驶证。

    我坐进了驾驶室,开着车往家走。

    曲文靠坐在座椅上两眼呆滞,如果杀人不犯法,估计曲文这会儿已经折返回去杀了高问川千遍了。

    我记得网上有个段子,说打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