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

    2 (第1/3页)

    和婆婆在前堂碰面后,我说了要住在二节楼里,婆婆扫了眼我和曲文手腕上的镯子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除了正房,剩下的你们随便住。”

    婆婆说完,挽起高问川的手朝正房走去,身后看宅子的老赵叫住了高问川。

    “半年没给发工资了,既然您来了,是不是给结一下?”

    老赵陪着笑脸商量。

    高问川沉着脸道,“不是给你们留财务电话号了嘛,你不找财务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财务说没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没有钱也得发工资,我转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高问川说着拿出手机,老赵老脸笑成一朵花。

    “您还是给现钱吧,要不然这钱都进我儿子兜了……”

    一提现钱把在场的三个大佬都给难住了,高问川和我婆婆凑来凑去才凑出来一千块钱,婆婆逼着曲文把兜里的钱都掏出来,也才勉强够两千,距离一万二还差一万。

    我看了半天热闹,施施然道,“高问川,你转给我一万二,我给你拿一万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都被我的财迷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你转账一万为什么要一万二?”高问川不忿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带那么多少钱干嘛?”婆婆跟着问。

    我双手环抱胸前回我婆婆,“习惯。”

    又回高问川,“懂不懂什么叫手续费,你愿意转就转,不愿意拉倒。”

    都是认钱的主,想道德绑架我门都没有。

    最后,高问川转账我拿钱,老赵乐颠颠捧着钱要走又被我叫住。

    我让老赵写收条签字,又把钱和欠条放在一起拍照,这才放老赵走。

    三个人盯着我看,我一系列操作后把照片转给曲文。

    曲文转给我婆婆,我婆婆转给高问川,高问川转给财务,告诉财务转给他一万四。

    财务很快回复,老赵半年前就死了,工资包括丧葬费都已经跟他家人结过了。

    青天白日的,玩的什么聊斋,我嚷嚷着要走婆婆不肯,高问川后悔没给老赵拍照,曲文带着我去了村里。

    曲文绘画技艺高超,画了老赵的画像给村长看。

    村长不看画只盯着我和曲文手腕上的镯子看。

    “断情镯,断蹉跎,蓝桥玉杵落,窃药何婆娑。”

    村长神神叨叨的,我觉得这个地方有问题更想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曲文拧眉问。

    “哦,呵呵……”村长讪讪笑了笑,“是我们村子里流传的一句话,说的就是这对镯子的主人,也就是老赵看的那栋宅子的老祖宗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这对镯子是高问川他家老祖宗的?”

    我紧跟着问了句,与曲文对视一眼,彼此都是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应该说其中一只是,另一只被他们家的老祖宗送给自己心爱的姑娘了,可惜天意弄人,俩个人到死也没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前见过这个镯子?”

    村长摇头,“没见过,但这款式我知道,龙凤分头,太不吉利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村长及时打住,看了眼曲文画的画像。

    “这人确实是老赵,死了有半年了,你们怎么想起来打听他了?”

    “老公,走吧。”

    我一分钟都不想在这里呆了。

    曲文抓着我的手安慰,“有我在,别怕。”

    我不满地甩开他的手,“你以为你是钟馗呀,我不,我就要走。”

    村长干咳两声打断我俩,“二位方便说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吗?”

    曲文没说,我更不想说,但曲文第一次没顺着我的意思离开,而是返回了高家老宅。

    婆婆听说已经找村长确认过老赵半年前就死了,玻璃尿酸撑起的脸难得露出一丝愤然。

    “高问川,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婆婆的语气一点都不客气,像是在叫小猫小狗,还是惹她生气的那种。

    高问川单手插兜踱步过来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们高家什么意思,才来就给我下马威,如今又弄个死了半年的人来吓人,你就这样任由他们欺负?”

    不愧是独自撑起一个家族企业的女人,冷静下来婆婆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玄机。

    高问川淡定道,“欺负到你了吗?”

    婆婆,“……”

    直到这时我才发现,高问川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